回到主页

物理主义的进一步论述: 最佳解释推理

对于灵魂是否存在的第一部分论证

温馨提示:在阅读这篇文章中,我想请你仔细阅读每个细节并最好可以读完,并且不要在读完一点点便下结论,因为这样会产生极大的歧义。我在观看雪莉教授的讲解时便会时不时想杠,但是当我听完了一整节课,所有的东西都变的合理了。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初步了解了二元论的大体结构与思想(最为简单且直观的一种),而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跟随雪莉教授的步伐,首先会将上次一笔带过的物理主义思想作进一步论述,并阐述一个重要的工具:最佳解释推理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并利用此工具,来粗略地反驳物理主义思想,展开一场精彩的辩论。

物理主义 physicalist

我们先回顾一下物理主义的基本概念,很简单,人是一具肉体。但要明确的是,人不只是单纯的一具肉体,而是一具拥有特定能力的“高级”肉体,例如人可以思考,可以交流,有理性,可以规划,可以感知...这些能力是人可以做的而其他 Physical things例如汽车,收音机等所不能做的。是这些能力将我们塑造成为了一个人,我们叫这些能力为P-能力(P-abilities)。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将人视为拥有P-能力的肉体。

这个思想的要点在于拥有P-能力,举个例子,当一个人被枪杀了以后,他依旧是一具肉体,但他不再有P-能力,这样,死去的人也就和正常的人区分开来了。

那么,对于在这个思想中对于心灵的定义又是什么?从物理主义的角度出发,心灵是表达肉体各种精神能力的方式(Talk about a mind is a way of talking about these various mental abilities of the body.)但这个命题的前提是肉体在正常运作。我们运用微笑来做一个类比辅助理解:物理主义并不否认心灵的存在,就像我们并不否认微笑的存在。当我们在列举微笑所牵扯的部位时,我们会说有嘴唇,有脸颊,有眼睛等等,但是我们并不会说有微笑。所以在我们说起微笑时,我们只是在说肉体具有笑的能力罢了。相同的,我们在说起心灵时,只是在说肉体具有思考,交流...的能力罢了。一旦离开肉体,心灵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是,心灵并不等于大脑。但是的确,根据科学研究,大脑确实是给予了我们这些能力的基石或归属的支撑型结构,但是当我们回到一个人被枪杀的例子中,我们假设他被射中了腹部,大脑在他死后完好无损的在他的肉体里,但他已经不是一个具有P-能力的人了,人已经死去了。所以说此时,即使心灵被摧毁了,大脑却完好无损

所以,当我们需要谨慎时,我们会说:心灵是表达肉体P-能力的一种方式。

那么,从此命题我们可以轻易地推论:在肉体死亡后,心灵便一起伴随着肉体P-能力的消失而消失。就例如将一个收音机摔到地上,将它摔碎,它便不能正常工作了。那么,死亡便是对于肉体一切功能的终结。

你品品这图,结合下文细品

介绍完了这基本的两种理论,我们就得做出一个选择:二元论,还是物理主义?

我们应该相信灵魂是存在的吗?如果我们问自己: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去相信灵魂吗?那么我们可能会继续问自己:是什么理由让我们去相信所有的物体?我们怎样证明事物的存在呢?

对于绝大多数的日常用品来说,答案很明显,我们运用我们的五感来证明物体的存在。例如我们怎么知道桌子是存在的?因为我可以触碰到它,所以我会认为它存在。我怎么知道苹果是存在的?因为我可以品尝它,可以触碰它。(这种方法是人们普遍接受的,纵使它可能会有歧义,但这并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

但是这种方法显然不能用来证明灵魂的存在。从形而上学的角度来看,灵魂是一种非物质实体。我们不能触摸它,不能看到它,不能品尝它,不能听到它,也不能闻到它。我们无法通过五感直接观察到灵魂,这是二元论者所公认的。那么,我们怎么证明那些我们看不到的事物呢?这里就要引出二元论者手中的一把利器:最佳解释推理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

最佳解释推理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

为了解释我们都认同存在的事物,我们通常会假设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事物。光光这么说有点难以理解,那么我们举个例子:我们为什么会相信原子的存在?我们并看不到原子啊?这是因为假设原子存在可以解释一些现象,当我假设原子以某种特殊结构存在,以一定的方式相互作用,互相结合积聚,立即我就可以解释在物理世界中各种各样的现象了。所以说,最佳解释推理便是我们假设一样事物的存在从而来解释一个我们都认同存在的现象。

对于最佳解释推理,我还想再强调一点,此理论不仅是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释,更是那种我们能想到的最佳解释。例如,我们为什么会相信微生物的存在?因为在相信它们的存在之后,我们就能解释人类为什么会生病。但是其实也有其他的事物可以帮助我们解释人类为什么生病,比如魔鬼?我也可以说人类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魔鬼在作祟。但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相信这个魔鬼理论呢?因为当我们在选择微生物理论或是魔鬼理论时,我们需要问问自己哪个是对于解释关于疾病的一系列现象的最佳解释。很明显,魔鬼理论在这一方面上做的没有微生物理论好。相较之下,微生物理论是更好的解释。所以我们会选择相信微生物理论,而非魔鬼理论,这是逻辑推论的结果。

讲完了最佳解释推理,我们回到最重要的论题:灵魂存在吗?如果我们用上述的方法来思考:是否有这样的特性,需要假设灵魂的存在,才能将其解释,并且要比只用单单的肉体来解释更好呢?或者说我们来简化一下这个问题:是否有某些问题,是物理主义者无法解释的?但是当我们成为二元论者,却可以解释?

我们将这个特性写为F(feature)并假设它存在。那么我们现在的重要问题便是:什么是这个相关的特性F?是否有这么一个物理主义者不能解释的特性使得我们不得不诉诸于某种超物理的东西来解释?或者说物理主义者只能给出一个像恶魔理论一样的很蹩脚的解释,而如果我们诉诸非物理的方式,就能解释得更好?所以如果我们给出这么一个合适的F,并给出物理主义者不能证明或只能粗浅的证明的论据,我们就有理由相信灵魂的存在。

在我们开始正式寻找F之前,我们得明确一点:这个F可能并不只有一个,最佳解释推理也并非是一个一次性消耗品。它更像是一个公式,当你把不同的F带进去后,会得出不同的论点。

我们先从我们身边的日常事实讲起,在之后的文章中我们可能会再提及到一些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的超自然的现象。首先,我们来做我们的第一个代入F尝试,假设有一具死尸,那么ta是没有生命的。而我们人是有生命的,所以我们或许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什么赋予肉体以生命,来解释你我肉体所具有的生命力。

接下来,便是一场物理主义者与二元论者对于此论点的一场精彩辩论,我们会以这场精彩辩论,来进一步推出我们的下一个论点。

物理主义:下此结论,为时尚早。

如果要有一个有生命力的肉体,那么肉体必须要能正常运作。确实,在你面对一具死尸时,它的所有部分都的确摆在那里,但很显然他们无法正常运作。,所有的部件都坏了。还记得我们之前所说的音响的例子吗,我扔下我的音响,它掉到了地上,再也不能工作了。但这不是因为在这之前有一种非物质的东西在音响中而现在没有了,只不过是有些元件被摔坏了而已。在物理主义者的理论中物体会损坏是合乎常理的。

所以如果我们要精炼我们之前的论点:我们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肉体的有目的性的运动。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发出指令,引导肉体活动。

物理主义:肉体确实需要某个东西来引导,但为什么这个东西不能是肉体自身的某一部分呢?假设有一个热追踪导弹,正在追踪一架飞机当飞机进行闪避时,弹道会自动修正路线,它并不是随机变动,而是有目的的移动,最好存在某种东西可以解释是什么控制着导弹的运动,可能是导弹的某一特定部分。或者我们说的再远一点,想想我们正在开发机器人,它不能随机移动,所有任务都由机器人里的CPU掌控。所以物理主义认为,我们根本不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为什么肉体会有规则的运动,物理思想就足够了。

二元论主义者这样回应:在那个热追踪导弹的例子中,或是机器人的例子中,尽管它们在有目的性的移动,它们只是在恪守命令,而这些命令则是由外部发出的,有程序操控着机器人和导弹。所以我们是不是也需要肉体的外部程序,来操控自身呢?那,可能就是灵魂了。

当然对于这个就会有一种说法是,为什么不说人类也是由外部指令所控制的机器人呢?在一个众所周知的宗教思想中,上帝用泥土创造亚当,于是亚当就相当于某种形式的机器人,上帝为亚当注入生命,在某种形式上就是打开了他的开关,那么人们或许就是被上帝控制的机器人?

你会很明显的看出,这个观点会很快的变得离经叛道,毕竟我们可以就着这一论点永无止境的辩论下去,但灵魂的支持者想要斩杀比赛:我们不是简单的机器人,我们是拥有自由意志(Free will)的。

所以说经过这场小辩论,我们可以看出通过诉诸灵魂来解释人类肉体的目的性的行动是不必要的。还记得我们说过最佳解释推理是一个公式吗?这里,F从人类肉体的目的性移动转变成了拥有自由意志。论点1:我们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人类肉体的目的性移动,转变成了论点2:我们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人类为什么拥有自由意志。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值得讨论的论点,我们也会在之后去进行讨论,但是我们也可以先看看其他的备选F。

有人会说,人类毫无疑问地拥有一类纯肉体无法拥有,物理主义者不能解释的技能,那便是欲望和信仰。而基于他们满足自己欲望的信仰,人们会做出各种行为。没有一个机器拥有信仰,没有一个机器拥有欲望。当你在思考一个简单机器时,这些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你的吸尘器并没有想或不想吸尘,它也不会去思考如何将地上的尘埃吞进自己嘴中。

但现在这个论点没有在20或40年前有说服力了。在一个有着能搭载极端复杂程序的电脑的时代,其实看起来在机器人身上讨论欲望和思考是很平常的事情,譬如Alphago。我们就拿Alphago这种自动下棋的机器来说吧,譬如有一个会自动下国际象棋的机器在跟我对战,当我移动我的象,电脑就会下皇后。那么我们是怎么理解电脑下的这一个皇后的呢?为什么它要移动它的皇后?一种很常见的说法是:它担心它的王会暴露出来,因此他试图通过吃掉我的象来封死我。这就是我们对电脑程序的理解。但是仔细想想我们在干嘛,我们在把欲望归咎于程序,我们认为他有最终赢得比赛的欲望,其中一个附属欲望就是保护我的王,吃掉他的王,另一个附属欲望便是保护它的其他棋子。他有关于如何达成他的目标的信念。然后它把那些欲望和信念组合起来,通过对于我的棋路的理性回应来组成他的棋路。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件自然的事去说象棋程序有自己的信念,欲望,意图和目标,他能做到我们上文所说的机器不能做到的事情。而我们也没有说这个程序有一个非物质的部分,我们可以从纯物理的角度来解释电脑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在我们假定物理对象必然没有信念和欲望,并当我们试图赋予象棋程序信念和欲望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错觉。这是我们假定物理对象没有信念或欲望的必然结果。这里的具体意思就是,我们自己必须得先相信物理对象没有信念欲望,才能推出我们陷入了一个错觉。所以我们现在就得证明物理对象为什么没有信念和欲望,剥夺电脑这些特质的依据是什么?而这并不明朗。

这里有一种可能的证明:欲望在大多数情况下,被认作是跟一系列的情绪紧密相连的。在玩象棋时,你会因为希望吃掉我的王并赢下我而感到兴奋,当你的棋子被威胁时你感到惊慌,或者是当你的爱人被威胁时你会感到激动,当你考试考砸时你会感到失落。也许正是因为欲望的因素以一种纯粹的行为面显现出来,致使你在下棋时一直抱有这个目标,也许机器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欲望的情绪面,是机器没有的,而我们有。

所以让我们梳理一下,我们的论题是:我们是否需要诉诸灵魂来解释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说的是感情的表现面,是一个连象棋程序都有可能拥有的方面,那这就会诞生一个不是那么让人信服的论点,因为感情的表现面是完全可以从物理角度去解释的。

但让我们来换个论点,感情本身呢?一个机器人能有感情吗?而并非是能表达感情?一个纯粹的物理对象能坠入爱河吗?它能畏惧什么吗?它会期待什么吗?

所以我们的最新论点是:人类是拥有感情的,但没有任何纯物理对象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们绝不是一个纯粹物理对象。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