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严峻的新冠病毒疫情形势,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在尽全力研发和寻找有效的药物。瑞德西韦、阿比朵尔、三氮唑核苷等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药物名字不断涌入公众的视野。一款新药的研发过程都有哪些步骤?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现在又正处于哪个阶段?

药物的研发

药物的研发开始前,首先需要确定的是药物将以何种方式来起到目标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确定药物的“靶点”。靶点可以是人体中的酶、病毒本身、或是细胞上的受体,药物如吗啡便是通过与大脑中的受体结合,从而减少大脑所接受到的来自神经的痛感。抗病毒药物则常常通过一定的方式阻止病毒攻入人体内的细胞,或是抑制它们在人体内的复制能力,从而控制病情。

确认药物的靶点后,下一步便是寻找合适的化合物,称为先导化合物。筛选先导化合物的过程几乎可以称之为大海捞针,使用高通量筛选技术,每天测试数万种化合物,在上百万种化合物中寻找有效的那一个。发现了有效的先导化合物后,还要给化合物进行一定的“修饰”来让它更好地作为药物发挥作用,或许是增强它在细胞中的活性来帮助它更好地发挥作用,也可能是增强它的溶解性,使它更易于制成口服药品。完成这一步后,便可被选为候选药物,进入临床前的试验。

临床前试验

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适合的化合物,下一步便是验证它的有效性以及安全性。在这一步骤中,研究人员会使用动物和计算机模拟来研究药物在动物体内的安全性。研究人员需要得到的信息包括

1. 药物中的化合物是如何被吸收的

2. 药物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分配到身体的各个部分

3. 药物在动物中吸收的方式

4. 药物如何被排出体外

这种研究被称为药物代谢动力学。通过这些信息,研究人员可以确定药物的剂量和其更适合做成的药品类型,有些药物可能更适合口服片剂或胶囊,而有些可能更适合注射。研究人员也会观察可能存在的副作用与药物的毒理学,来确定此种药物是否适合进入到下一步的临床试验。

临床试验

顺利地完成了以上所有的工作后,便来到了药物研发中耗时最多,同时也消耗最多人力物力的步骤——临床试验。临床试验通常分为四期:I期 II期 III期和IV期

I期临床试验

在这一期临床试验中,将会有20-100名健康或患病的志愿者参与实验。研究者们会确认药物在人体中的安全性,并且基于在上一阶段的研究中得到的动物数据来确定最适合用于人体的剂量。这个过程通常持续数个月,大约有70%的药物能通过安全性测试,进入下一个阶段。

II期临床试验

数百名患有药物所要治疗的病症的志愿者将会参与这一阶段的临床试验,药物的有效性将会在这一阶段中得到进一步的验证,研究者同时也会观察药物在不同人身上的副作用,以及这些副作用是否可以被接受。

在验证药物有效性的过程中,往往会使用双盲实验的方式。患者会被分为两组,一组作为对照组被给予安慰剂,而另一组将得到研发的药物。通过这样的实验方式,可以避免有时因安慰剂效应所带来的效果导致对药物实际效果的误判。

这一部分会需要1-2年的时间,大约三分之二的药物会止步于此,可能是证明了其药效不足,亦或是发现了严重的副作用产生。

III期临床试验

这是药品上市前规模最大的,也是最后一期临床试验。在这个过程中将有数千名志愿的患者参与。这一阶段仍是主要用于确定药物的安全性,由于有大量的志愿者参与且这一阶段将会持续多至4年的时间,因此会更容易观察到之前的临床试验中未观察到的副作用,包括可能只在某些特殊人群身上产生的副作用,或是长期服药可能带来的长期性副作用。

在这一段时间中研究人员也将会完成未来药物上市后的说明书,通常包含有法律中规定的药品名称、成分、性状、适应证或功能主治、规格、用法用量、不良反应等重要的信息。

最终将有25%-30%的药物成功通过,并准备上市。

政府机关审批

任何的新药上市之前,都必须再次将所有的研究数据整理上交给政府机关,如美国的FDA。我为什么要说“再次”?在之前的所有临床试验过程中,研究者们一直都在不断地整理和分析研究数据,并将它们上交政府机关审查。上交最终的新药上市申请后,政府机关收到研究者数据后的会再次审批,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批准新药上市,如FDA有时就会要求更多的研究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有时则会直接驳回。

IV期临床试验

第四期的临床试验指的是药品上市后,研究人员和政府机关往往仍会保持对新药的监视,即使药物通过了漫长的临床试验,仍不能保证其实绝对安全的,因此所有的用药者都将被要求报告所有可能因用药带来的异常症状。

新药的开发往往时间非常漫长,来自FDA的数据中指出,一款新药的开发到上市平均需要耗费长达十五年的时间。而时间正是面对新冠肺炎这样严峻且迫在眉睫的紧急时间最消耗不起的,因此现在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使用的是另一种方式——老药新用。

科研人员会在已有的庞大数据库中筛选与新冠病毒靶点相似的药物,比如新冠病毒所攻击的ACE2受体或是与新冠病毒相似的蛋白结构。已有的药物都已在研发阶段通过了安全性和其他的研究,因此选用已有药物可以大大缩短药物研发时间。

在卫健委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已经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等药物应用到了治疗中。来自美国的瑞德西韦也因成功治愈的消息脱颖而出,在多个部门的领导下已经完成临床试验注册审批工作,在临床上准备用于检测其药效。这些药物最终是否安全且对新冠肺炎有效,还有待临床试验的结果。

大多数的针对新冠肺炎的药物现在都已经进入到了临床试验的阶段,小范围的在患者们身上进行实验,即使国家已经打开所有绿色通道减少新药研发过程中政府手续所需要的时间,一款真正的特效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正式用于临床,因此现阶段大可不必太过于关注药物的研发,对待疫情最重要的并非治疗,而是做好自己的保护工作,防止疫情的扩散,对疫情的抗击保持信心,做自己能做到的尽可能组织疫情继续扩散。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